范氏途说:✎__清明节里的乡愁

22年前,挤进北上的火车,到北京读书,之后,虽然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家看看,但仿佛从此成为故乡异客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更是再也回不去儿时的感觉。

生物钟已到上班时间,不过今天还是假期。家里老人、孩子出门公园踏青去了,一个人在书房,泡杯茶,燃支烟,看窗外薄薄的雾霾,难掩春天里各种绿意,杨絮如雪飘,突然觉得很惬意。

我们处在一个快和茫然的时代。城市的节奏是越来越快了,实际上,即便是农村,在现代化的带动下,也慢不下来。互联网行业的人,更是会感觉日新月异,各种新的思维和模式,就如过江之鲫,再敏锐的人,也常不觉会茫然。在这样的春日里,能给自己一片宁静,抛却世俗利益,抛开繁杂芜乱,沉淀下心情。

这种清明时期的宁静,是留给相思和乡愁的。

说起故乡,常怀失落和惆怅。22年前,挤进北上的火车,到北京读书,之后,虽然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家看看,但仿佛从此成为故乡异客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更是再也回不去儿时的感觉。

余秋雨说,“所有的故乡原本不都是异乡么?所谓故乡,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。”但是,故乡,并非只是那块土地或山水,而是每个人心底深处难以言表的情愫和记忆,那些逝者的印象和亲情,那些儿时玩伴的纯真和嬉戏,那些此情此景,那些乡里乡亲,无关名利,无关情仇,已成脑海里片片化石,是无法还原和复制的。这就是古人常说的乡愁吧。

我们的生活,已太难感觉到乡愁。是因为节奏太快,还是因为现实的物欲掩盖?李白说,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;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白居易说,江南好,风景就曾谙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兰。李清照说,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。宋之问说,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乐府诗集里也有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。小时候读这些诗词,好像只是觉得顺口好玩,如今又已很少有时间和心情再读这些了,不过,今天的宁静,这些人和他们留下来的千古名句,忽然就涌了上来。

此刻,真想能到老家祖辈的坟前,烧一摞纸,燃一挂鞭。